因不滿被騰訊公司開除,閆先生向深圳市仲裁委提出申請,要求騰訊支付自2012年工作以來年終獎差額、加班費共計500多萬元。“從我入職時,騰訊就是彈性工作制,從來不考勤。騰訊員工在工作日18點以后繼續工作是常態,騰訊僅拿出10-18點時段的監控沒有任何說服力。”閆先生說。

訪問:

阿里云福利專場 云服務器ECS低至102元/年

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閆先生因不滿騰訊公司以“每天在崗時間不足8小時”為由與其解除勞動合同,先后向深圳市仲裁委提請仲裁,向深圳市南山區法院和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訴訟,要求騰訊公司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但都未能成功。

騰訊則表示,辭退原因是該員工未能匹配對應崗位要求。視頻證據僅為其中一環,用于相關爭議的佐證,并非針對單個員工設置。

目前,閆先生準備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再審申請書。

被指在崗時間不滿8小時被辭退 當事人:沒有說服力

閆先生2012年7月入職騰訊,為游戲平臺部高級工程師。閆先生稱,雙方簽訂的最后一份勞動合同的期限為自2015年10月1日起至2021年9月30日。

2019年3月28日,騰訊公司以閆先生不服從工作安排、經常遲到、早退、長期不在崗,嚴重違反勞動紀律為由與閆先生解除了勞動合同。據閆先生稱,解職當天,騰訊公司單方面暴力裁員,讓很多保安逼迫其收拾東西離開,當場封掉工卡、內網賬號、公司郵箱等所有騰訊內部權限和資料。

閆先生的離職證明

2019年12月,閆先生開始在微博講述自己的遭遇。在文章中,閆先生稱自己大學是計算機專業,到騰訊前已工作多年,從入職騰訊就是T3高級工程師。2012年入職騰訊互動娛樂事業群,剛入職半年期間天天加班到深夜,基本加到晚上十一二點,有時候兩三點,周末也不休息,有時候還會通宵加班。因為長期加班導致自己嚴重抑郁,健康透支。

2019年6月,閆先生向深圳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請求,要求騰訊公司繼續履行與他的勞動合同,遭到仲裁委駁回。隨后,閆先生向深圳市南山區法院提出訴訟。

紅星新聞從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看到,被告騰訊公司于2019年3月28日以原告閆先生不服從工作安排、經常遲到、早退、長期不在崗,嚴重違反勞動紀律為由與原告解除了勞動合同。被告主張,根據《員工假期管理制度》的相關規定,雖然各個部門可以根據崗位情況靈活安排工作時間,但原告工作人在崗時間需要達到8小時,原告所在部門要求原告須于上午9點半到崗,10點參加晨會,但原告經常不參加10點的晨會,在崗時間經常不足8小時。

對此,原告否認其存在上述違反勞動紀律的事實行為,辯稱其長期存在加班事實,每天工作時間遠超8小時,且其工作場所也并未固定,存在經常去被告其他工作場所培訓、開會、跨部門合作的情形,故主張被告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

原告主張被告監控拍攝的僅是原告在卡座的時間,不能完全反映原告的辦公情況,原告主張其工作地點并不固定,且被告未進行嚴格的考勤管理,原告有時候在晚上也加班。

深圳南山區法院一審認為,被告為證明原告存在經常遲到、早退、長期不在崗的事實,提供了多份《公證書》、2019年2月—3月的監控視頻截圖及光盤、溝通錄音光盤及錄音文字稿證據予以證明,上述證據結合在一起能形成基本的證據鏈支撐被告的主張。

法院認為,原告主張其工作地點并不固定,但其職務為游戲平臺部高級工程師,應不存在出外勤的情況,且原告也未能就其主張進行舉證。原告主張因被告未進行嚴格的考勤管理,其有時存在晚上加班的情形,但原告也未就其主張進行舉證。

在綜合考慮雙方證據證明力的有無和大小后,法院采信被告的主張,認為原告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缺乏事實依據,不予支持。

對于一審法院的判決,閆先生表示不能接受。他認為,一審法院認定他是高級工程師,就主觀臆斷出高級工程師的工作不用離開工作崗位,有違基本常識。在日常工作中經常有需要離開工位完成的工作,比如向領導匯報工作、參加培訓、參與開會討論交流等。

閆先生同時指出,騰訊提供的監控視頻光盤里,每個工作日兩個文件,從10點到14點一個,從14點到18點一個文件。監控視頻不是連續的,截斷翻錄痕跡明顯,不能作為證據。

“從我入職時,騰訊就是彈性工作制,從來不考勤。騰訊員工在工作日18點以后繼續工作是常態,騰訊僅拿出10-18點時段的監控沒有任何說服力。如果要以監控作為我出勤的證據,騰訊應拿出在我可能出現的各個工作場所的全時段監控視頻才有說服力。”閆先生說。

2020年2月,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二審法院認為,上訴人閆先生應當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和公司管理制度的規定,確保每天工作時間8小時。根據被上訴人提交的上訴人確認真實性的上訴人在崗時長統計表,2019年2月、3月上午8點至下午18點期間,上訴人在卡位時長每天3至6小時不等,均不足8小時。

二審判決書

同時,針對上訴人提交的項目組微信聊天記錄和反映其他員工晚間工作狀態和趕班車的視頻,主張其存在加班的情況,法院均不予采信。

最終,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因舉報遭報復? 騰訊:該員工未能匹配崗位要求

閆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自己作為在騰訊公司工作七年的老員工,歷來的考核基本是A和三星,2018年上半年就是三星,該考核在普通員工中屬于較好的評價,成績得到公司認可。

2018年12月開始,閆先生多次匿名向騰訊公司反舞弊部門反映原部門研發人員在外開公司、違反公司規定的行為,他懷疑因為這個原因自己被報復。

但對于閆先生這種說法,紅星新聞暫無法獨立證實。

閆先生告訴紅星新聞,由于2019年3月28日當天突然被騰訊公司告知解除合同,保安強行扣留了他的個人辦公電腦和物品,并注銷所有內部賬戶、企業微信、電子郵箱和工卡等,導致他無法證明自己的工作成果。

騰訊公司統計的閆先生在崗時間

一份騰訊公司統計的閆先生2019年2月12日至2019年3月27日在崗時間表顯示,閆先生每天在崗時間均不足8小時。對此,閆先生表示,在崗時長統計表是基于監控視頻統計,只要自己離開座位就算脫崗,騰訊將因開會、培訓、請假、工作中的正常走動等不在卡位的情形強行歸結為缺勤,理由不能讓人信服。

閆先生隨機向紅星新聞展示了一段2019年2月27日的監控視頻。視頻起始時間顯示為當天上午10點,畫面中可以看到辦公室的工作場景,其中包含閆先生所在辦公點位的8個卡位中只有3名工作人員。在視頻顯示的上午10點至下午6點的時間段內,均有工作人員正常走動,多個卡位上較長時間沒有人。

2020年3月閆先生向深圳市仲裁委提出申請,要求騰訊公司支付自2012年工作以來年終獎差額、加班費共計500多萬元。7月9日,該案因故延期開庭。

目前,閆先生還準備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再審申請書。在再審申請書中,閆先生提到,在勞動仲裁階段、一審階段、二審階段騰訊公司僅提供了每天10點到18點的兩段工位監控視頻,此時間段一共為8小時,且包含了每日午休的2小時,“按照通常的邏輯也可以知悉,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在該監控視頻時間段滿足8小時全部在工位的要求。”

同時,閆先生在再審申請書中提到,騰訊公司提供的監控視頻拍攝的只是針對申請人的工位,而按照日常生活經驗及視頻中反映的工作場所面積以及結合其他人員在工位上的時間表現,不難看出工位并非申請人的唯一工作場所,而一審、二審法院在均未對此重要事實進行查明的情況下,即認定申請人違反勞動紀律,駁回了申請人的主張,顯然缺乏證據證明。

據《深圳商報》報道,針對自稱是騰訊7年老員工自曝被暴力裁員一事,騰訊方面回應稱,該名前員工在離職之前的相當長時間內,無論是在崗時段、實際工作成果還是其他相關行為表現,均未能匹配對應崗位要求。

騰訊還表示,在勞動仲裁機構與法院受理過程中,公司按照舉證要求,提供包含《勞動合同》、《員工假期管理制度》、工作安排郵件、工作溝通記錄、休假記錄、日常管理記錄、辦公樓視頻等在內的證據材料。視頻證據僅為其中一環,用于相關爭議的佐證,其內容取自日常樓宇的安全監控,并非針對單個員工設置。

責任編輯:ugmbbc

對文章打分

騰訊高級工程師因“每天在崗不足8小時”被辭退 兩度敗訴

384 (95%)
已有 條意見

    最新資訊

    加載中...

    今日最熱

    加載中...

    新品速遞

    熱門評論

      相關文章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 4480高清私人影院